当下

回过神来,其实我们无时不刻不在做着选择;继续空想,何尝不是一种选择,原地踏步何尝不是一种选择。你选或者不选,选择就在那里,每一个细微的变量都在潜移中影响着生命的流向。

二月,三月,四月,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对学生党来说无疑是最难熬的日子。

网课的头几天尚有新意,一面与教师斗智斗勇,一面盘算如何偷偷摸摸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新意一褪去,便是漫长又焦躁的日子。每天仅是挂着直播最小化,然而并不听课,盲目的浏览着琐碎的新闻,或刷着微博知乎,或与其他人闲聊,或打游戏。又不能干专心的事,得时刻警觉老师的提问,然后用麦坏了之类的理由搪塞了之。

起先觉得时间慢,掐着手指算着或许下周便要开学。

三月中旬之后便全然没有时间的概念,每天恍惚度日不知做了些什么,似乎周一刚过去,周五便到来,能挨一天是一天。

最后的一段日子里更是抑郁到了极点,盯着屏幕发呆,却并不听课;已经听不懂了,也不会有人在听。或者可以去做些其他事,但又全然没有头绪。或许就要开学了,开学也还会有考试,尽管如此,日子依然每天重复着枯燥,把自己活成半个死人。虽紧迫感愈发强烈,却依旧不得有半点行动,胡乱地翻着如山的空白作业,却连抄也懒得抄。

“先这样吧,明早一起来就去做......”

现在想想整个疫情期间所学到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什么都没有学到。非要解释的话,我终于可以确信,人 (至少是我) 是真的可以没有底线的。在那段冷清压抑、百无聊赖的时光中,什么都可以有,什么都无所谓,人便一点一点地废掉,心境也支离破碎,愈加迷茫起来。

很多事情不做了也就真的不做了,之前一直要抽空闲时间,挤压课业时间,也要读的小说,研究的课外书籍,编程也好,心理学也罢,现在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反倒是什么也没有去学;这些书籍,虽然中途打开过几次,心不静,也看不下去。寒假前我整理了一份待办清单,约莫百十来项,起先我觉得有些紧迫,匆匆地去完成,结果寒假一拖再拖,反倒是不愿去做了。再重要的事情也懒得想,再执着的事情也懒得做,后来甚至觉得不完成也罢,尽是些无意义的琐事和重复的劳动。

半梦半醒中,便觉得自己在报考专业,要面临诸多的选择;考完之后是上大学,找工作,谈恋爱,结婚生子......即是未来/乱七八糟,复杂又冗长,醒来后只觉得头脑发胀,自感愤怒。所想,皆是些空无的东西,还不如睡个好觉。

才觉得做太多的想象是无用的,纯粹是空耗时光,想象未来是,做计划,列清单也是。变化或是不变,做或是不做,有意义的或无意义的,不过一瞬。

未来是无限的选择,选择是无限的可能,这不是一个可以被思考的问题。

回过神来,其实我们无时不刻不在做着选择;继续空想,何尝不是一种选择,原地踏步何尝不是一种选择。你选或者不选,选择就在那里,每一个细微的变量都在潜移中影响着生命的流向。

谁不想在未来生活的好一点,可对不确定之事思考的太多,便又将陷入无尽的空想与迷茫的深渊。其实不必等待,当下这一秒的选择中,我便完全可以就此放下笔去开始一件全新的事,不过被安逸与固执限制了,可能才被困于此罢了。
走一步看一步,是专注,是自由,也不失为一种智慧。

机遇出现时与其共进则足以,机遇尚无时,也是没有必要刻意计划的。《后浪》中鲜活的新青年,大多不过是我们这一代人中幸运的少数人罢了。

我抬起头,目视真实。此时此地,化学老师在津津有味的讲着试题,我觉得她很厉害,高考理综290多分,什么怪题难题她都解得出来;我又觉得她没那么厉害,她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拿着刚好用着舒适的工资,顶着可以忍受的工作压力,现在正在我目光可及之处教书,仅此而已罢了。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