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意识到朋友中最坚实的是共同追求的感情,其次才是相互需要的感情;实际点来说,那是一种类似于创业的情感,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感情,不是说积极社交没用,那只能提高一个人交流的广度,而深度真的是看天时地利人和的。

这两天别的学校被占用着做高考考场,小黄从几日前便吵着闹着要来我们学校看小熊。

我又想起去年暑假神游二中的事情,想起在那之后,和朋友们的聚餐闲逛的事情来。

才发现这一年的时光竟然就这样过去了,逝的飞快。

2020年这场疫情打断了很多曾乐此不彼的事情,包括社交。许多本保持联系的,约好了要见面的,该取消的取消,该颓废的颓废;真就有那么几个月不联系了,便也觉得不在乎了。我现在特别想见的人屈指可数,特别想参与的事也无非不过是与旧友,夜游城市或是在小群里全员聊感情罢了,除此之外的社交便一概有所谓有,无所谓无。

现在想想,自己认识的那么多人,列表中的那么多好友,现实中的诸多一般朋友,多半是没有用的;不过是一种自以为荣的幼稚罢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像往来的信函一样,即使失去了物质的本身,该留下的照样留下,再多的联络与往来,留不下的照样留不下,是不必刻意追求,也是难以有意建设的。曾经在模联会议上与我共议的那么多同事,上合的果果也好,高改的房女士也罢,尽管当时聊得很开心,会后却也不再有什么联系;绝大多数甚至本校的同事也都如此,但也有相遇相知的,三四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的热度,也是蛮开心的事情。

意识到朋友中最坚实的是共同追求的感情,其次才是相互需要的感情;实际点来说,那是一种类似于创业的情感,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感情,不是说积极社交没用,那只能提高一个人交流的广度,而深度真的是看天时地利人和的。

这两年少参加了许多校级活动,错过了很多社交机会,有点糟,但也不至于特别糟。省下来的时间做点其他事情应该还不错,事实上好多时间却浪费掉了,自己如果不搞出点成绩来,这几年可真谓是亏大了。

再过一天这一届的考生就放假了,我想一想明天这时候他们的心情,又想一想明年这时候自己的心情,突然有一种信念,觉得自己要去南方,去广东省。而且是一定要去,不能不去。

今天上午听新闻,安徽那边因暴雨推迟考试。贵州又有公交车坠入水库,21人遇难。

觉得2020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年一想到2021又不知道会怎么样,有点失落起来。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