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任务清单与KPI说起

压力管理,通过适当的调整可控压力来占用认知资源,减少生存压力带来的负面影响.

几天来学习效率低下,总之觉得没有什么干劲。

昨天小熊给我推荐了一些学习方法,是诸如列清单,限时完成,评估效果,定期总结的体系。我对其进行了一点结构优化,感觉尚且合理。

但总是从心底上还是反感这套学习方法,觉得功利心太强,或者说给自己的压力太大,搞的就是像大型公司对员工的KPI考核一样,让我在心底有一些恶心。辩证来看,加之仔细思考,我认为所谓恶心,完全是自己先入为主的臆断。自我评估的学习模式与KPI考核,确在其本质中存在区别的;我觉得KPI更侧重的是压榨员工,以保证工作绩效,与我之前的认知仍然一致;而自我评估,或者用现在的流行词OKR,更侧重的是自我提升与自我优化;乃一个求量一个求质,最终的目的是不一样的,执行人所在的高度也是不一样的,尽管两者都会带来不小的压力。

这里我想来谈一谈什么是压力,我向来一直很反对给人以巨大的压力,这可能与我的个人经历有关,从不认为一味的施压是件好事。压力有区分,一种压力是来自于自我的追求,比如前文所述的小熊所做学习方法,另一种来自于他人,是不得不做的事情,诸如KPI房贷,子女教育之类的。我把前者称为“可控压力”,把后者称为“生存压力”,“可控压力”其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作压力,完全可以像这一年半载来我这样自我松懈,自寻佛系的方式回避;而生存压力才是使人焦头烂额,脱离不安,害人不浅的玩意,试想一个人若只有大量的生存压力而没有可控压力,会怎样?必然寝食不安,同时也没有上进心,整天抱怨,而将时间耗在重复的劳动上,故知可控压力必要有,偏多为好,生存压力则越少越好。

我总是希望减少压力,但这里显然存在一个悖论:即生存压力,来自他人为不可控事件,这么多年来的自我减压其实都在减可控压力,完全是背道而驰,实为大忌。这样下去必然会陷入无尽的抱怨、无聊、抑郁深渊,失去创造力与活力。在这我需要对减压策略做出调整,把它真真正正作为一门学问,作为精力管理的分支研究。压力管理,通过适当的调整可控压力来占用认知资源,减少生存压力带来的负面影响。

可控压力、生存压力与人的关系也可以作为有钱人愈有钱的底层逻辑,而“减压策略1.0”则正是贪图安逸,追求平静生活的穷人思维。

当然回到正题,用任务清单去困住自己整天的时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人是需要时间停下来进行一些思维风暴,进行一些深度的思考的。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