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学

晚回寝后得知室友贤者要转学了,

今天走,便问他去哪。

“某市一中”

某市一中,模模糊糊好像有一些印象,是个挺大的学校,我似乎还加过一中的学长,似乎还在一中的MUN群中水过群。

是一所很大的学校吧,几千人在一起奋战,每天起早贪黑,奔波在上下学的路上,环境稍显落后,总之不是那么的整洁......

MP3中的歌曲随机切到了Virgin Snow,精神便更加恍惚了起来,仿佛回到了17年的省会,又来到18年的老陆课堂。

繁忙、奔波、迷茫、疲倦,而又乐在其中。

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便又想着自己能转学去类似的学校,每天奔波于路上,穿梭于小巷间;参加各种的补习班,挤、闷,没有空调,却其乐融融。

我便不能再想,那是许久没有经历过的滋味,以至于是如此的虚无和飘渺,是不切真实,不能到达。

高一时,人在阳光心却在二中,非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才可满足自己的心理欲望;两年后倒是觉得疲倦了,不想再过问远处朋友的故事,现在只要一想到那种人多欢乐的学校,或听闻徐在tg群里提及谈论他那学校的事情,便油然而生一种不能描述的复杂情感,觉得渐远了,好像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声音。

疫情后,飘飘然的感觉一直存在。现在贤者要走,便激起我,想起这诸多的事情,事实上明年考大学,正是迟早要回到“那样缤纷的世界”吧,去一个怎样的大学,见一个怎样的世界?

感觉自己就像在监狱里待的久了,认知也渐渐出现了偏差,出现了脱节。

要努力,这鬼地方久呆不行。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