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招飞那天

那天晚上我还是哭了很久,很伤心,并不只是因为不能实现飞天梦,更是因为那个遗忘了很久的,很美的,深沉的梦想,像老朋友一样再次相遇。

礼堂中,南京招飞局来的军官正在尽兴地做着动员。

说到空军飞行员的培养流程,从军学习、训练,到模拟上机,再到真机演练,便听有言“现在服役的常见型号是xxx,最老的也是歼10了”。歼10?我不由自主的小声跟读道。遥远的记忆被唤醒着。

歼10,不曾是性能最优异的战机,现在已经沦落到这个位置了吗?

歼15、歼20、歼29又是什么时候更新迭代的呢?

上一次痴迷于战机的型号已经是,大概9年前,小学三四年级的事情了。那是很久远很久远的回忆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将那些对天空,对飞行的痴迷抛之脑后,尘封心底,九年来都不曾考虑过。

若非今日,可能永远不会,也不敢想,与那种梦想还能有所触及吧。

泪水在眼眶中涌动,那种古老的热情,从心底里的冗杂处迸发出来。

感觉从一个确定的时间点开始,是思想出现了断层;什么南美洲的蜥蜴,银河中的黑洞,中国的航空航天之类的,占据我对世界所有认知与遐想的事情,被抛之脑后,诸多的细节也丢失,不能回忆。取而代之的邻家的WiFi密码,贴吧的黄段子和乱七八糟的社会新闻,六年级的我曾回忆起那段变化,觉得是失去了不少知识,略觉可惜。

再次回首觉得先前失去那些不成系统的知识,本不可悲。悲的是一个人成长之中,思想会不断的向现实靠拢,被现实世界逐渐完全占据,而丢掉曾经美好而真诚的梦想。

我其实一直还爱着航空航天,一直还有着驾驶飞机的梦想吧。我想起初中时缠着我妈骑车到19公里外的城南,只为目睹一眼Google Earth的军用机场是否存在;省下半个月的零花钱,在闲鱼上买了非常准的业内版,没用过几次就被封了号,却不觉得后悔;听着首都国际的ATC广播,听不懂却觉得乐趣无穷。

我觉得自己做出的那些事,傻的可爱,一直不知为什么去做,又有什么意义,或许是真的喜欢吧。

通往梦想的可能性原来一直存在,原来一直就在身边,我却忘却,从未相见。我当然不能报考飞行员,民航也不行,因为500多度的近视。

也许我注定本就要近视,也许近视无法避免,也许就算我从小坚持那个梦想也不会有成果。

那天晚上我还是哭了很久,很伤心,并不只是因为不能实现飞天梦,更是因为那个遗忘了很久的,很美的,深沉的梦想,像老朋友一样再次相遇。

却面目全非。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