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all

我与蔚有很多的相似,都不是受得住孤单的人啊,都渴望一种陪伴,一种有深度的交往或合作。那是保持个人成长的源动力。

当我回想起高中两年来的寻常经历,是为什么如今的学习成绩不进而退,且是落后的如此明显。令人感觉无可救药的呢?

一直以来,我总感觉缺少某种东西,某种能量。从高中一开始就有所缺失,并且一直不曾找到,所以学习才无干劲,成绩才无长进。

但一直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

在不久前,我记叙了疫情期间的心境,也论述了生存压力与可控压力的联系,并试图给自己一些压力,但实则徒劳。

我曾把学习落后的原因归咎于过多的课余活动与社交,可疫情被困的时期,一切的一切都被迫暂停之时,学习能效反而是下降的更快,究其原因何在?

三天前的晚上,当与她再次联系的时候,谈论起她对过去时日的种种感伤与收获,一种暖流在心头涌动,是曾经单向的情感,终有回应的轻松,但是仍有其他的意义,那是什么?直觉中和恋爱的感觉又不一样,是两码事。这种涌动的能量使我重新思考两年间自己的学习与社交的内在联系。

初三时,自己的成绩是有所提升,而后又有所下降的,且下降的还不少。我一直只在思考为什么下降,觉得是压力太大,是生存压力太大,却从来没有想过某一段时间里成绩的提升和干劲十足的原因,那是一种可控压力,是一种源自内心的能量,之所以存在那样的学习快乐,不能光说什么知识本身的乐趣,更是来自身边人带来的快乐吧。我现在明白了,我绝不是那种可以孤立独行的人啊。

正是因为存在蔚,章鱼那样的人啊,我才会让自己不断保持领先和深度,才能更好的回应那样的“被需要”,用更清晰的思路去讲解题目吧;正是因为所爱之人常常悲观,才要不断努力,想要成为她的榜样吧;正是因为存在李玉,小崔,徐那样比着学习,互相交流感受的同伴,学习才更加积极和主动吧。这也正是当时成立CDPP Block的内在逻辑吧。

高一的大半个学年,我一直有着不小的学习劲头,那时的我还保持着与二中三中小伙伴的密切联系,还常常参加各校的模联会议;常常因为那些大佬的风采与能力而备受刺激,觉得自己的不足还有太多太多。我觉得保持那一定的社交热度对我而言是大有裨益的,虽然也有占用时间之类的负面影响,但终究更是一种激励的作用。

我与蔚有很多的相似,都不是受得住孤单的人啊,都渴望一种陪伴,一种有深度的交往或合作。那是保持个人成长的源动力。但我俩的遭遇又如此的相反呀;高中来我的生活清静而缺少意外与乐趣,疫情以来,更是颓废与消磨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她自北师大转去二中后繁华活动无数,追求者无数,又疲于社交,而希望纯粹与宁静。

回望过去的种种,又再读自己对未来的期盼,才发现两者是高度的统一。我渴望一个团队,与他人高素质有深度的交往,渴望那种被需要的感觉,更渴望创新与合作。

然而这些在阳光都没有,无论室友也好,还是疫情期间,几个好友拉组的饭局群也好,都没有了当年CDPP的味道。正如徐所说的,说到底还是阳光太小了。

也不是阳光没有那样的竞争和合作,是与我相关的没有了吧。我还是能常常看到一些小女生之间三五成群或者两两之间的讨论和讲述的题目,而男生间虽少,但也并非完全没有的。

可能,因为我成绩依然很差,对其他人又难以付出;可能因为我过于随意,而少有人乐于约我一同学习,总之愈是一个人,愈是不知道该怎样努力。

初中班主任老杨说过,班级要形成一股合力,不能像一盘散沙。

同样的话,我在第一天的自我介绍时也说过一遍。两年过去了,我还没真正融入这个班级。

如果连学习的乐趣,学习的欲望都没有,又谈什么归纳整理,触类旁通呢?道义在前,技巧在后。没有发展方向和竞争伙伴又谈什么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呢?

我想感谢蔚引起我的回忆和带来的启发,从现在开始,不能再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