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

最近扰人的事真是异常的多,头脑发胀。

上周三外公去世了,家里人忙成一团。舅舅,大姑奶奶,一群亲戚,都来聚到一起,又问我这问我那,甚吵。

元旦的时候,姑奶奶,姑爷爷从深圳回来,聊了很多;周四,小姨从上海回来又聊了金融之类,引出一大堆,想要了解但不知从何了解的事情。

元旦时买了iPad Air,又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pencil,趁着优惠续费了服务器。现在是一点钱都没有了,还得掐着手指计算什么时候还花呗。买的东西,好像很多也可有可无,其实等到明年暑假再买更好,我可以省下钱想想给蔚买什么礼物。至于买服务器,纯粹是我傻逼的行为。

几天来BTC现货一直在涨,从我听到消息破2w到现在破4w只是短短一周时间,若是从去年4月开始算起,到现在已经翻6倍多了,它越是涨,我越是烦躁,我现在资金紧缺得很,时间和精力也不足,是不可能再去碰它的。我现在巴不得它跌狠狠的跌,有时想到这是不该我挣到的钱,所以挣不到,是没必要急红了眼的。可是有想到去年没有给蔚买礼物,那笔钱最终拿去持仓了BTC,如果去年7月份没有卖掉,那今年就可以给她买个更好的礼物了,想一想又觉得可惜。

原本安定下来的座位,又因为傲哥与乐乐自习课上偷情,被老胡强行要求换回去。而我又还想调回小熊旁边,这又得兜一个大圈子,一堆破事。

元旦快结束的时候,何和我说蔚又回师大附中了,我一直觉得师大附中的环境是不适合她的。小窗私聊她怎么又回去了,也一直没回我消息。前天下午我站在教室外走廊尽头的窗台发呆,又遇到了何,两人聊了一会,不经意间提起蔚的近况,她说她现在精神气也非常好,也有玩的很好的朋友。十月去KTV时,他还喊了一个新面孔男生。我打断了她,想问一些别的事,但一时又被其他的同学喊去打球,又觉得不必问,便走了。

文章停顿在这,我突然又想起了蔚网易云主页上的演唱《成都》,想起了参与合唱的另一个网易云用户,心中很不是滋味,很难说。

前天晚上回家后,收到了蔚发来的几条简短信息,大概说自己是回去了,觉得自己在师大附中学习更好,是她主动要回去的。她说回来再说,但直到第二天都没有新的消息。

自十月份那次聊到深夜,我的一大块心结已经解开了。该传达的已经传达到了,只是还有一个遗留给自己的问题,我还喜欢她吗?我觉得是喜欢的,不然听到何说的话,看到她的网易云主页,心中也不会有那样百香果的滋味,最近也不会又开始单曲循环花火,但我喜欢的是现在那个她吗?现在的她是那么乐观、积极,学习努力的多的多,也有更深更有主见的想法。我可以说感到欣慰,但更多的是失落,是只能远观默默祝福的一种不甘心,我觉得她已经心有所属了。也许何知道,但她肯定不会和我说。

小徐已经忘记百香果的梗的起源了,只有我记得百香果的真正滋味。我想给她补一个生日礼物,然后好好告别。

今天一月十一日,很冷,无雪。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